恆星的恆心

【兽信兽无差】电邮(一发完+双结局)

*注意*

主要角色死亡!

本故事以‘你’和不知名人士来旁观故事!

正文无兽信任何一人,后续HE和BE才出现

主唱假结婚!

OOC我的错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

========正文========

你坐在电脑前,一封一封的电邮检阅。每天都是过着同一样的生活,你觉得沉闷,没新意。每天在这里看啥区管理不善的鸡毛蒜皮事,挑些勉强可以用在社会趣事的新闻。
你不甘,但没办法。
你想起了你最爱的乐团,不过前阵子主唱自杀了,乐团解散了。再也听不到最安抚心灵的声音
你看到茫茫电邮中一个标题名为“请帮忙公开”的电邮,没有什么“XX大楼丑闻”之类无趣的标题只是一个小小的请求你点开了电邮

“能花点时间听我说个故事吗?那是一个朋友死前托我的,叫我把故事公开。不会花你太多时间。

很久以前,我家住荣星花园,很小的时候,家隔壁的大哥哥组乐团天天家里吵吵闹闹的。
身为一个小孩当然去八卦八卦了,结果看到了不该看的,那时同性恋还没被接受,所以我看到那个大哥哥团长和主唱接吻时很惊讶。为了盖住我的口他们常常请我吃东西听歌之类的,后来他们开始成名了,就搬到录音室工作去了,当然我们越混越熟了。再然后,我18岁左右出国留学了。我们六个人偶尔也会在线上聊聊天,说说生活,就不说工作。然后我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,和那俩位哥哥一样,是同性恋。
好吧至少我哥是正常我又是女生我爸妈就不管我了。

我失恋回流,才知道他们已经是红遍亚洲的超级天团了。都怪我留学那偏僻的小镇...哎!抱歉歪题了。我再回来时,那个团长,结婚了。对象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孩。我去找主唱,找到他家,他割腕,我救了他。然后,为了他的安全,我和他的公司签下了合约,成为了合约老婆,主要工作是照顾他的生活,安抚他的情绪,防止他再自杀。我们胡扯了一个故事给记者,以闪电速度入籍。那是,五年前的事。这五年过得像一瞬间。然后一个月前,他再也受不住了,在相同的地方,用相同的方法,这次他成功了。

他这文艺青年,临死前还每人一封信呢。 。 。抱歉,失态了,只是。 。 。好想他。
他啊,说既然死了,就任性一次,叫我告诉世人他和他的故事,他留了日记本,叫我公开这件事。他说虽然很自私,但他走了,只求留下最后一样东西在世上。
所以我找到了你们电视台,虽然我知道不一定能被放出来,但也希望你们能公开吧。这里附上几张日记的副本,相信你们能从笔迹认出是谁吧。

这是我的联络方法:XXX@gmail.com”

你看完了电邮,靠在椅背上发呆。你忽然鼓起了勇气,上班期间公然打开私人面书账户。找到了一个面书专页。你把日记副本传给专页。最后加了一句“是个男人你就站出来认了它,别辜负他的爱”你删了电邮,起身打卡下班。你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电脑,默默离开办公室

令你不舍的字迹,当然属于,你最爱的主唱啊。

下面奉上这BE中的BE和HE

B.E中的B.E.

你被‘已读’

没有任何的回覆,没有任何的举动。

大家仍在悼念逝去的主唱工作依然沉闷,乐团仍然解散。

只是听说,
主唱生前创的潮牌,股份由团员分,大部分落入团长手里

你不服气又无可奈何,毕竟你只是一个电视台的小员工

很多年后,你在十二月的第六天到行天宫祈福,这是你从那一年开始养成的习惯,当是悼念。你忽然想去荣星花园看看,就走了过去。在一棵树下,你看到坐了一个老人。他看到你,你也看到他。然后你留了一个失望夹带愤怒的眼神给他就离开了花园。

你没听到他说的那一句,很多年前没有说的话“对不起,我太懦弱了”

B.E中的H.E

你被‘已读’

没有任何的回覆

正当你以为石沉大海时,你看到更新了的脸书专页和公司公告。明天下午一场无题的记者会

你鼓起勇气,向上司申请到场协助特派记者,上司批准了。

~~

你坐立不安的盯着台上,你期待已久的人出来了,旁边跟着的,是主唱的‘老婆’

他们沉默的坐下

“今天,我是来向大家忏悔的”那人一开口就是这一句,记者们哗然

“就在昨天,我跟我太太签了离婚证明书,我们正式离婚”

记者们立刻按动快门“诶为什么!”“你们感情一直很好...”“能不能解释下!”问题塞满了房间

他微微抬起手,示意记者们冷静下来。大概因为他们的乐团是国民乐团,在场大约一半记者都是粉丝,很快就全静下来了。

“我首先要向我太太和她的家人道歉,是我欺骗了他们感情,对不起”他站起来九十度鞠躬

记者们很想再问问题,但明显后面有更要紧的事听所以忍住了

“我,一直以来都没有全心全意爱过她,耽误她的时间。”他重新坐下来说全场静了一阵子,只有偶尔的快门声和打字声他深呼吸了一下,下一句仿佛是鼓起最大的勇气憋出来

“我心里,从来只有一个人”

记者们倒抽一口凉气

他再吸了一口气“是阿信”说完后他像声音像泄气的气球

快门声又像浪一样扑过来“你有愧疚过吗?”“请问您这是不是承认出柜?”“陈太太有什么想说吗”

他靠在椅子,低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阵子,他清了清喉咙,声音有些沙哑地说“我对不起所有的歌迷朋友们,是我害死了他们最爱,最爱的主唱”说到这里,他再也忍不住,抹了一把眼泪,走到桌子前面,双膝跪下“大哥,你快起来!”全程没作声的主唱'老婆'开口,她担忧的扶起他“剩下的我来就好,你先去休息吧。”他点点头,向后台走去

“各位,在此我向各位说清楚。我和阿信只是在彼此身上找到相同的孤单感误以为爱情才在一起。我理解了他们的事后才发觉那不是爱情,但我愿意代替怪兽照顾他。我们是亲人。其他事我们不做解释,今天的记者会到此为止。 ”说完她也跑到后台

记者们暴动,保安阻拦。你掏出手机,又点开了专页讯息“至少你回应了他的爱,振作吧”,记者师兄说再整理一下就回去了,你无聊盯着讯息页面

'已读'

'输入中'

“你好,我是之前传电邮的人,你还在现场记者堆里面吧。让保安看这个他们会放你进来的,我们想和你见个面”

“不了,我是时候功成身退了。有缘再见。”

你潇洒的留下这句,和其他人离开。

你听到一声微弱的声音“谢谢”那熟悉的声音令你怀疑,仿佛就像是一个错觉,一个幻想

但你还是在心里回了一句“不用谢”

至于后来,被找去协助心理辅导,振作他们,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

===FIN===

我知道这很OOC只是尝试为他们添篇文XD

最后的谢谢是阿信没错XD总不能自己的CP文自己不能露面吧

感谢你的阅读,我们下次见

评论

热度(9)